您的位置  便民服务  楼市

我们为什么不爱做饭了?

  生活最前沿

  疫情宅家期间,朋友圈里各路“厨神”纷纷上线,满足自己味蕾的同时,也为朋友圈奉献了一场又一场“美食视觉盛宴”。回归厨房给生活带来了“久违的温暖”,然而你是否还记得,当初是什么让我们与厨房渐行渐远?

  烹饪是一项需要极大耐心和时间的工作,而在当前如此快的生活节奏下,烹饪似乎已经成为一种奢侈,特别是在结束了一天疲惫的工作,仍然坚持每日做饭,这对大部分人来说都不是一件易事。

  美国著名作家迈克尔·波伦认为,是快节奏的生活让人们无福享受烹饪,大部分上班族只能靠外卖续命。这样的情况给食品加工业“可乘之机”。

  加工食品改变了烹饪

  在法国拿破仑政权掌权初期,因为食品没法长期保存,军队出征经常得选在夏秋这样的粮食蔬菜收获季节,这一情况显然掣肘了拿破仑征战欧洲的雄心。

  为了解决远征军的给养供应问题,拿破仑悬赏12000法郎,寻求一种长期贮存食品的方法。没过几年,一位名叫尼古拉·阿佩尔的糕点师站了出来。

  从1795年开始,阿佩尔已经很有先见之明地开始研究如何长期保存菜品。1804年的一天,阿佩尔偶然发现了一瓶经煮沸后密封的果汁长时间没变质,于是他将食品装进广口瓶,在沸水中加热半小时,趁热将软木塞塞紧瓶口,再用蜡封严。后经多次试验,证实这种方法的确能使食品长久保存。1809年,阿佩尔带着自己的产品响应拿破仑政府的悬赏,当时的法国内政部长亲自将12000法郎赏金递到了阿佩尔手中。

  拿着这笔钱,阿佩尔建起了世界上第一座罐头厂。

  加工食品走进日常生活

  到了19世纪下半叶,城市人口的飞速增长对食品供应体系造成了前所未有的压力。如何将食物从资源丰沛的产地调运到城市乃至边远地区,并且要易于运输且品质不受损坏?

  此时,工业革命带来的机械化大生产已经跃跃欲试:冷压模板和自动焊接机让罐头的生产成本骤降;“巴氏灭菌法”的发明者路易·巴斯德发现微生物在发酵过程中的作用方式;铁路、汽轮等新式交通运输工具和运输方式也在这段时间不断涌现。

  在上述条件的推波助澜下,日趋成熟的食品加工技术不断推陈出新,越来越多的普通民众也可以享受到食品工业带来的变革成果。

  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,专门制造加工食品的食品公司出现并迅速壮大发展,罐装食物、冻干食物、脱水土豆、橙子粉和咖啡粉等加工食品成了美国、甚至欧洲大多发达国家的家庭必需品。

  到了20世纪70年代,加工食品的水平再上一个台阶,进入“超加工”阶段,简而言之,就是人们购买食品后,不需要对其进行再次加工,直接就能食用。这向人们传达一个信息:女人就可以不再被放逐到厨房,每天为做饭感到烦恼。

  当可以饭来张口时你会吃得更多

  如今,高度发达的食品行业已经渗透了全球大部分地区。一方面,人们认为这些加工食品可以为自己解决吃饭难题;另一方面,在高速运转的生活之下,许多人相信烹饪是非常耗费精力耗费时间的一件事,甚至可以让自己变得更烦乱。哈佛经济学家大卫·卡特勒认为,当你可以毫不费力地饭来张口时,你就会吃得更多。

  疫情期间的朋友圈晒美食大赛,唤醒了人们对烹饪沉睡已久的热情。越来越多的人意识到,之所以要烹饪,是因为它能够带来满足感,而不是不得已而为之。虽然依照当下我们所处的快节奏生活来看,对烹饪的这种“全民热衷”不可能一直火热地持续下去,但至少这是一次有益的尝试。毕竟,烹饪本是生活中真实而美好的存在,也是值得坚持和可以坚持的信念。

  (据新华社)


免责声明:本站所有信息均搜集自互联网,并不代表本站观点,本站不对其真实合法性负责。如有信息侵犯了您的权益,请告知,本站将立刻处理。联系QQ:1640731186
友荐云推荐
热网推荐更多>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