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  文化娱乐  杂谈

最默默无闻的国家宝藏汉代四川陶蛙座

  陶蛙座①,也称蛙首人身器座,1942年出土于四川彭山江口镇东汉中晚期崖墓,由著名考古学家吴金鼎、夏鼐等清理。墓葬明器。一级文物②。该器的用途,与彭山墓葬出土的其他插座大略相同,也正是用来插钱树的。现藏南京博物院,是该院所藏的珍品之一。

  陶蛙座,器身通高39.5厘米,泥质灰陶,用前后两半模合制而成。简洁古拙,敦厚大度。整体造型采用拟人化的手法,蛙首人身,双眼圆睁,嘴巴宽大紧闭,神情和蔼;肚腹丰腴,乳房高挺,双手抚膝,气度昂然。这么大的陶插座,能烧制得完美生动,显示了东汉制陶工艺的技术水平③。

  彭山陶蛙座自出土之后,备受史学界、艺术界青睐,无不视其为国之珍宝:

  第一、它是全国迄今独一无二的立体蛙首人身插座,体积大,主题突出,形态生动,是一件罕见的文物。

  第二、时代风格明显,质朴浑厚,古拙凝重,从粗简中见精巧,与四川天回山出土的击鼓说书俑,彭山出土的大陶马,是四川东汉陶制艺术品的杰出代表。中国古代陶塑艺术从西汉到东汉出现了一个高潮,其风格倾向于简洁概括的手法,往往动物造型有所夸张,富有活力。此件蛙首人身器座正是这种手法的典型之作:蛙的双目及嘴都显得特别大,其背部只粗具轮廓,双臂及腿部也不符合人体的比例,仅仅是象征性的;而双乳及腹部的夸张更是极尽妙趣。因此它的时代风格十分突出,表现了汉代造型艺术那种质朴深厚,以简胜繁、以质胜文的风格特点,具有卓越的表现力和强烈的感染力。

  第三、此件蛙首人身器座不仅在艺术上有其独到的价值,而且对研究中国的神话史及神话题材的表现手段极具参考意义。第四、由于蛙首人身陶座的人格化,在中国的动物塑造史上是一件稀有之作,整个形态滑稽可亲,令人赞叹捧腹④。

  这件作品尽管简略古朴,没有精细的加工,甚至连蛙的背部也只粗具轮廓,双臂和腿部也仅仅是象征性的,好象不太答人体的比例与结构,然而,其淳朴天真的气质,蓬勃旺盛的生命力,平凡而伟大,精拙而新奇,洋溢着积极乐观的精神,是力与美的有机融合,神与人的对立统一,标志着汉代陶塑艺术的高度成就⑤。从工艺上讲,这件陶器采用高浮雕和弧面浅浮雕相结合的手法,浮雕画面采用镜面对称法,显示出汉代艺术品的古拙稳重的风格⑥。

  这件器物以如此神奇的形态出现,实在不能不让人感叹东汉四川彭山江口一带工匠们的想象力和智慧⑧,其题材与造型为迄今所仅见,是东汉陶塑艺术的杰作⑨,是一件杰出的珍品⑩。在秦汉墓葬陶俑中,它与山东出土的陶乐舞杂伎俑,四川出土的陶说唱俑”,以及“摇钱树陶座”,都是汉代艺苑奇葩⑪。

  收录于《国宝大全》⑫、《中华国宝图典》⑬、《中国艺术5000年》⑭等书籍。

  需要说明的是,此件藏于南京博物院的珍品,直到近年来才引起考古学者的关注,但发表的文章甚少,除开本书引用的书目外,很少为人研究。因此,它可能是四川出土的、最默默无闻的国宝。

  2020年1月30日写毕于成都江心岛

  《四川美术史》上册修订补充条目

  唐林,美术史家,四川省社会科学院艺术研究中心主任,四川历史研究院学术委员,四川省美术家协会理论委员会副主任,四川省非物质文化保护协会专家委员,中国作家协会会员。个人独著《四川美术史》上册、中册,为北大、清华、复旦、上图、首图等许多著名大学和省市图书馆馆藏。翻译作品《为我唱首歌吧》列入小学语文同步阅读教材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  ①贺云翱主编:《中华国宝图典》,66页,山东画报出版社2014年。

  ②耿东升主编:《中国陶器定级图典》,76页,上海辞书出版社2008年版。

  ④邓白:《邓白全集 3 陶瓷•美术文论》,145—146页,中国美术学院出版社2003年版。

  ⑤南京博物院藏宝录编辑委员会编:《南京博物院藏宝录》,115页。

  ⑥尹利欣:《羊文化与人生》,68页,辽宁古籍出版社1996年版。

  ⑦刘萱堂等编绘:《中国古代器物图典》,188页,吉林美术出版社1993年版。

  ⑧郭光主编:《中国艺术5000年》,110页。

  ⑨王杰等主编:《长江大辞典》,604页。

  ⑩徐耀新编:《南京文化志》(下),1036页,中国书籍出版社2003年版。

  ⑪闪淑华、郑建唐等编撰:《中国艺术品收藏鉴赏百科全书 2 陶瓷卷》,22页,北京出版社2005年版。

  ⑫梁白泉主编:《国宝大观》,98页。

  ⑬贺云翱主编,中华国宝图典,66页。

  ⑭郭光主编:《中国艺术5000年》,110页。

免责声明:本站所有信息均搜集自互联网,并不代表本站观点,本站不对其真实合法性负责。如有信息侵犯了您的权益,请告知,本站将立刻处理。联系QQ:1640731186
友荐云推荐
热网推荐更多>>